阿弥不退 往生集
首页|发菩提心|蕅益大师六信|诫信愿真切|净土资粮|白话解|临终三大要|送往生须知|犟牛居士文集|视频讲经|MP3下载
 

净宗二祖善导大师
转自:新加坡佛教居士林 (黄念祖居士所作《善导大师新传》更为准确)

善导大师德相
善导大师德相

一、善导大师的生平 

善导大师(613-681)是唐代盛弘净土教的一代宗师。(安徽泗州人)。(一说临淄(今山东临淄县)人)。俗姓朱,十岁时即跟从密州(今山东省诸城县)。的明胜法师出家,归心向佛。初时学习三论宗的经典,间中常有读诵《法华》、《维摩》诸经。如是经历数年的静心修学后,佛学修养渐见提升。然而,慧根深厚的善导大师并不自满,常自思维:佛教法门甚为广大,教藏经典其数无量,若不契机,功即徒使。应当择一法门,潜心修学方为上策。之后依止妙开律师受具足戒已,偶入藏经楼中,于藏经前默祷祈愿佛力加被,指导所向。即于经中信手取得一卷,乃是《观无量寿经》,大为欣喜,自言:“何当托质莲台,栖神净土?”便即常依是经潜修十六观门,恒谛思维西方胜境。数载之后,观想功夫已臻深妙之境,常于定中备观极乐世界的楼阁、金台、宝池等境,如现目前,由是更加坚定了修学净土法门的信愿。 

善导大师非常景仰东晋慧远大师的芳踪。曾往庐山瞻礼遗范,之后更周游各地名山大川寻访高僧大德。唐贞观十五年(641)时大师廿九岁,闻说道绰大师在西河(今山西省境内)广弘净土法门,开阐净土道场。即不远千里赶赴并州(今山西太原)石壁山玄中寺,请教修学净土的要领。道绰大师见其诚意可嘉,便授之以《观无量寿经》的深奥义理,并令其亲观净土九品道场。大师因此益增信愿,欢喜地说:“此真入佛之津要,修余行业迂僻难成,惟此法门速超生死。”此后更是精勤苦修,昼夜不断地礼拜读诵净土经典。 

唐贞观十九年(645)道绰大师圆寂后,善导大师即转赴长安,在光明、慈恩等寺盛弘净土法门,激发四众同修信愿念佛求生西方。自修则“每入室长跪念佛,非力竭不休”;度人则:“每逢人即演说净土法门。”三十年如一日。言传与身教并举,以身作则,勉己励人,专弘念佛法门,普度众生共入弥陀愿海,遂成当时著名的弘传净土法门的大师。 

有关善导大师示寂的记载,于多部史籍中存有多种说法。据《佛祖统纪.乐邦文类》记述:“(善导)忽一日谓人曰:“此身可厌,吾将西归”。乃登寺前柳树向西祝曰:‘愿佛接我,菩萨助我,令我不失正念,不存恐惧,得生安养’。言已投身而逝”。另据元代优昙普度所著《莲宗宝鉴》卷四云:“(善导)乃登所居寺前柳树西向愿曰......,愿毕于其树上端身立化”。又据《香光阁随笔》所记“(善导)忽示微疾,掩屋怡然而逝,春秋六十九,时维高宗永隆二年(681)三月十四日”。从以上这些史料来看,大师的示寂,显然存有异说,并且颇有出入。然而从中皆可明见大师自知时至,预期往生的同一迹象。前者所记“师谓人曰,吾将西归”,已明西意与去向;次者记的自登柳树端身立化,正是往生之瑞相;后者,于示寂前,正在所住寺院中画净土变相,忽催令速成就,问其缘故,答言:“吾将西归,可住两三夕而已”。由此可见大师修持净土法门的功夫,的确非同寻常,难以思议。而且往生之后“身体柔软,容光如常,异香音乐,久而方歇”,此正是决定往生的瑞迹。大师寂后,其弟子怀恽等,将大师的遗骸埋葬在长安终南山麓神禾原,立灵塔名崇灵塔,并于塔旁建寺名香积寺,作为永志之所。唐高宗以师念佛口出光明,神异无比,故赐额为“光明寺”,后世学人也因而称师为“光明和尚”。

 大师处世为人师表,上受帝王之尊崇,下则普为世人所敬仰。据《佛祖统纪.卷廿六.净土立教志》记言:宋代时宗晓,择取宋前不同年代修持得力,盛弘净土法门的高僧大德共七人,立为莲宗七祖,将大师列于庐山慧远大师之次,列为莲宗二祖。而净土教法传到日本后,日本净宗更尊称大师为“高祖”、“宗家”等。并有奉阿弥陀佛为初祖,善导为二祖,法然上人(日僧)为三祖的说法,诚乃推崇之至。然若了知善导大师之生平事迹者,皆谓为名至实归。中国佛协与日本净土宗,曾召集两国佛教徒及学者于一九九八年五月,在长安香积寺举行了盛大的纪念法会,以追纪善导大师生西一千三百周年。

二、善导大师的行业及影响 

善导大师的一生,以净土为归宿,苦心研学净土经教,自行化他恒以净业居先。严格地以戒律威仪规范自身,从不毁犯纤毫。不曾刻意地去驰求世俗的名闻利养,纵有信施馈赠财物等,也都将上好的供奉大众,自己则惟遗粗劣以自支身。虽然如此,大师每受供养之时,仍存不安之情,常自责曰:“释迦世尊尚乃分卫(即托钵乞食),大师何人,敢端居而索供养乎?”是以平日常乐出外乞食。三衣瓶钵,随身携带,从不使人持洗。除洗浴外,不脱三衣。戒行严谨,深得四众钦敬。大师毕生热衷于弘法兴教的事业,每见闻有坏寺废塔未曾兴复,即便不遗余力地倾囊相助,兴寺弘教,燃灯续明。而大师自身更是善于建寺造像的艺术。在西京实际寺时,曾奉诏督造过洛阳龙门兴造的大卢遮那佛像,以及于佛像之南兴建的奉先寺。此外,大师也擅长书画。曾将信施供养的净资,书写《阿弥陀经》十余万卷,及画《净土变相》三百余壁,普为流通,藉以广弘净土法门。日本茵田宗惠所著的《善导大师与舍身往生》一文中论述:在近代新疆吐峪沟高昌故址,发掘出诸多古代手写的佛教典籍中,就发现有大师所写的《阿弥陀经》残卷,卷末写有“愿生比丘善导愿写”的字样。

善导大师是一位修持净土法门的大成就者,这也是他之所以能在当时的长安地界广弘净土法门,获得极大功绩的主要原因。从西安碑林中保存的《大唐实际寺故寺主怀恽奉敕赠隆阐大法师碑铭》中有“时有亲证三昧大德善导阿霨黎”的语句可以证实这一点。大师修持净业异常精进。“每入室则长跪念佛,非力竭不休。虽时寒冷亦须流汗”。如此地勇猛用功,日积月累自然道力非凡。曾于大众前演示,“口念一声佛号,便有一道光明从口出,十声乃至百千声光亦如是”的神异瑞相,来激励大众虔心念佛,精进办道必当托化莲池,得生安养。大师在长安弘教期间“道俗从其化者甚众”。《往生传》说:“士女奉者,其数无量”。《往生西方略传》记述:“三年后,长安城中已被念佛者所充满”。其弟子中有诵《阿弥陀经》十万卷乃至五十万卷者,有日课念佛万声乃至十万声者。其间现生得念佛三昧者不可记数,临终现瑞相得生净土者不可称计。诸如此类的记载不胜枚举,可以想见当时大师弘传净土念佛法门的绝佳成绩,可谓盛况空前矣。

在大师的众多弟子中,以怀感、怀恽二者最为著名。怀感是长安千福寺的沙门,因为专学法相,且博经通论,起初不信念佛往生净土之说。后受大师的启迪与引导,遂深信净土法门,并且精诚地念佛用功,三年后即得念佛三昧,撰有《释净土群疑论》七卷,用以通释修学净土的种种疑难问题。怀恽,初于长安西明寺出家,后往光明寺于大师座下侍座十余年,尽得真传。大师寂后,他率众于终南山神禾原建灵塔以葬之,并于塔旁建伽蓝作为纪念场所,继承师业,专弘净土念佛法门,常讲《观无量寿经》和《阿弥陀经》等。则天永昌元年(689)奉束力为长安实际寺主,寂后受谥为“隆阐大法师”。孟铣亦曾在《释净土群疑论序》中给予善导大师这两位弟子高度的评价,说“恽与感师,并为导公神足!”

善导大师在弘传净土教法的过程中,深入地研学了净土经典,有关著作颇为丰实。这些著作大体上可以用解义与行义二类来加以区分。著名的有《观无量寿佛经疏》(亦称《观经四帖疏》)四卷。此疏主要依《观经》来解说净土法门的教相与教义,属于解义分。(这部著作在八世纪传到日本后,日僧法然(源空)依之创立日本净土宗)。属于行义分的有《往生礼赞偈》一卷(亦称《六时礼赞偈》)文中讲述了昼夜六时礼赞极乐教主阿弥陀佛及观音、势至的仪式。《净土法事赞》二卷,上标签题为《转经行道愿往生净土法事赞》,下卷题目是《安乐行道转经愿往生净土法事赞》是依《阿弥陀经》解释转读行道的方法。另有《依观经等明般舟三昧行道往生赞》一卷,是依《观经》等明修学般舟三昧行道的方法。以及《观念阿弥陀佛相海三昧功德法门》一卷(简称《观念法门》)是解说应如何观念佛三昧的行相及忏悔发愿入道场念佛的仪法。在《观念法门》中附有的《依经明五种增上教义》一卷,也是善导大师所著。这些著述较为全面地叙述了净土法门的行事仪规,与教相解义理论方面相结合,在很大程度上方便信教念佛者,依之而得解行并进,圆成胜果。此外见于史载的善导著作还有《大乘布萨法》一卷,又南宋宗晓的《乐邦文类》卷四载有《临终正念诀》一篇,署名作者亦为京师比丘善导,而宋王日休的《龙舒增广净土文集》卷十二题作《善导和尚临终往生正念文》实为同文而异题。 

善导大师对净宗的贡献是巨大而且显著的。早期庐山慧远,及其以下弘传净土法门的先贤大德,大都首崇“观相念佛”;到了昙鸾大师便有了“观相”与“称名”并行的趋势;经道大师以至善导大师,则侧重于“称名”一门。善导大师把修行分为正、杂二行,正行是专依净土经典而修的行业,杂行则是其余的诸善万行。主张修学净土法门应当彼杂行修正行。而正行又分为正业与助业二种,在《观经疏》卷四中分析得十分清楚。其中称名正行属于正业,其余读诵、观察、礼拜、赞叹供养等行皆属助业,提倡主修正业,旁修助业。一心专念阿弥陀佛的名号,念念不彼,只以往生净土为期。这种富有见地的主张与见解,深得净业学者的认同。善导大师之后的莲宗诸祖,虽于弘法布教,领众熏修时所采取的方式互不雷同,然都同遵此旨,首弘持名念佛。

善导大师的净土学说,主要体现在他提出的阿弥陀佛是报身佛,弥陀净土是报土,而凡夫之辈了凡即可得生报土的这些理论上。他充分地发挥了净土立教的本旨,提倡凡夫众生只要能具备往生的正因(即具足“三心”和起行、作业)便可仗佛愿力得生极乐。所谓三心即是至诚心,深心与回向发愿心,合称安心;起行就是起身、口、意三业之行。身拜弥陀,口称弥陀,意观弥陀及净土庄严;作业是依四种法修持净业,即恭敬修(恭敬虔诚地修)、无余修(专修称名、专想净土),无间修(心行相续无有间断),长时修(心行不退,毕生相继)。由此建立了净土教法的严谨体系,可以说大师在这方面算得上是净土理论的集大成者,一位典型的代表性人物。 

近人黄念祖居士言:“善导大师之所以能长受后世无限的尊崇敬仰,是因为大师依止《无量寿经》十念必生的本愿,拈出持名妙法,指出径路修行的径路,显示弥陀愿王的本心”。大师从最初的依《观经》行观相念佛到依《无量寿经》行持名念佛,这是他在修净土法门过程中一种质的飞跃,同时也是一种境界的提升。他在《观经疏》卷三中云:“自余众行,虽名为善,若比念佛者,全非比较也。”并且道出了“释迦所以兴出世,唯说弥陀本愿海”这冠古绝今的至佳名言。本着这种理念,他曾作劝世偈曰:“渐渐鸡皮鹤发,看看行步龙钟,假绕金玉满堂,岂免衰残病苦。任汝千般快乐,无常终是到来,唯有径路修行,但念阿弥陀佛”。 

总之,无论从大师的净土思想而言,还是从他的实践修行来说,大师始终都在努力树立净土教法在中国佛教中的地位。而他的言传与身教,对后世修学净土法门的学人与行者,影响是极为深远的。无怪乎明朝莲池大师赞言:“善导和尚,世传弥陀化身,见其自行精严,利生广博,万代之下犹能感发人之信心。若非弥陀,亦必观音、普贤之俦,呜呼大哉!”从以上所述的善导生平及事迹观之,莲池大师所赞非虚,作为莲宗二祖,大师是当之无愧的。他的净土理论及其对净土宗的贡献,乃至对后世的影响,实在无法以此粗笔敝文给予全面的讲述。唯能略其身世及有关事迹,让我们共同来了解这位杰出的莲宗祖师,并藉此深表衷心的景仰之情。

诗曰:
  念佛长安化盛行,一声出口一光明。
  写经绘画难思议,无尽资粮助往生。


附1:《净土圣贤录》及上文中所提到的:善导大师自杀了纯属讹传,黄念祖居士所作《善导大师新传》更为准确。

善导大师新传
黄念祖居士作

  (会集:一、唐道宣大师《续高僧传》中会通传。(史料一)

  二、清贯通师《莲宗诸祖略传》中善导传。( 史料二)

  三、日大野法道教授《善导大师与日本》(史料三))

  善导大师俗姓朱,诞於隋大业九年(公元六一三年),生於安徽泗洲(或山东青州)。少出家。后见西方变相与观无量寿经,便喜诵习十六观行。恒谛思维,忱节西方,以为冥契。未逾数载,观想忘疲,已成深妙,便于定中,备观宝阁、瑶池、金座,宛在目前。沸泗交流,举身投地。贞观十五年,大师廿九岁,至西河石壁谷玄中寺,见道绰禅师,蒙授无量寿经。(以上根据史料三,下接史料二)见净土九品道场,喜曰:[此真入佛之津要。修余行业,迂僻难成。惟此法门,速超生死。]於是勤笃精苦,昼夜礼诵。旋至京师,激发四众。每入室长跪唱佛,非力竭不休。出则演说净土法门。三十余年,未尝睡眠。护持戒品,纤毫不犯。好食供众,粗恶自奉。所有衬施,用写阿弥陀经十万余卷。画净土变相三百壁。修营塔寺,然灯续明,道俗从其化者甚众。有诵弥陀经十万至五十万遍者,有日课佛名自一万至十万者,其间得三昧生净土者,不可纪述。或问念佛生净土耶? 导曰:如汝所念,遂汝所愿。乃自念一声,有一光明从其口出。十至於百,光亦如之。其劝世偈曰:渐渐鸡皮鹤发,看看行步龙钟;假饶金玉满堂,岂免衰残病苦?任汝千般快乐,无常终是到来;唯有径路修行,但念阿弥陀佛。又著观经四帖疏。或问何故不令人作观,直遣专称名号耶?答曰:众生障重,境细心粗,识飏神飞,观难成就。是以大圣悲怜,直劝专称名字,正由称名易故。相续即生。若能念念相续,毕命为期者,十即十生,百即百生。何以故?无外杂缘,得正念故。与佛本愿相应故。不违教故。顺佛语故。若舍专念修杂业者,百中希得一二。千中希得三四。何以故?杂念乱动,失正念故。与佛本愿不相应故。与教相违故。不顺佛语故。系念不相续故。心不续念报佛恩故。虽作业行,常与名利相应故。乐近杂缘,自障障他往生正行故。比见诸方道俗,解行不同,专杂有异。但使专意作者,十即十生。修杂不至心者,千中无一。愿一切人等,善自思椎,行住坐卧,必须厉心克己,昼夜莫废,毕命为期。前念命终,后念即生。长时永劫,受无为法乐,乃至成佛,岂不快哉!又作临终正念 文曰:凡人临终欲生净土者、须是不得怕死。常念此身多苦,不净恶缘,种种交缠。若是舍此秽身,超生净土,受无量快乐,解脱生死苦趣,乃是称意之事。如脱弊衣,得换珍服,放下身心,莫生恋著。才遇有病,便念无常,一心待死。须瞩家人,及问候人,来我前者,为我念佛。不得说眼前闲杂之话,家中长短之事;亦不须软语安慰,祝愿安乐。此皆虚华无益。若病重将终,亲属不得垂汨哭泣,及发嗟叹懊恨声,惑乱心神,失其正念。但教记取阿弥陀佛,守令气尽。若得明解净土之人,频来策励,极为大幸。用此法者,决定往生,无疑虑也。死门甚大,须自家著力始得。一念差错,历劫受苦,谁人相代?思之思之!导一日(下接史料一)在光明寺说法,有人告导曰:今念佛名,定生净土否?导曰:定生!定生!其人礼拜讫,口诵南无阿弥陀佛,声声相次。出光明寺门,上柳树表,合掌西望,倒投身下,至地遂死。事闻台省。(上史料一原文,以下据史料三。)

  师於唐高宗永隆三年(公元六八一年)三月十四日,怡然长逝。世寿六十九岁。弟子怀恽为师造塔,并建伽蓝(即今香积寺)。大师遗著存世者共五部九卷,计为观经疏四卷,往生礼赞一卷,观念法门一卷,法事赞二卷,般舟赞一卷。

  黄心示会集

会集善导大师传后赘语

  本传以清贯通师之善导大师传为主体,兼采唐道宣大师之《续高僧传》与日《善导大师与日本》中之原文与史料会集而成。清传据《乐邦文类》与《佛祖统计》两书,己较完备,惜仍有欠详实。故取道宣大师之原文,正其失实。采日人之史料,以补其未详。乃成今作。 清传之首曰:[善导不详其所出。]而日籍则备载大师姓氏、籍贯、生期,与少年出家求道经过。故采以补之。至於其篇未,则记为大师登树,自投而逝。虽与宋戒珠师之《往生传》,宋王古之《新修往生传》,南宋宗晓师之《乐邦文类》所载尽同,但考以唐道宣大师所著,与夫大师塔铭碑记,则可证大师自投之说,实为传闻之误。此已有日大野法道教授论证於前。按道宣大师《续高僧传》第三十七卷会通传中所记,乃大师一时说法有人间话,问者念佛登树自投。窃计道宣大师乃律宗初祖,法门龙象,又是同代大德,所记当是信史。更据日人考证,大师之龛记、碑铭、塔铭等四种,均无投身自杀之说。由是信知,投身者乃问话之来客。而非说法之大师也。且大师一生戒行谨严,轨范人天,焉能於临终关头,一反素操,而显诡异。於是乃删除清传旧语,而代以道宣大师之原文,以复真面。篇未又据日著,略志大师示寂岁月,身后塔寺与存世遗著,以竟全文。 心示今值胜缘,研读诸传。於大师之圣德高风,弥深景仰。信夫,日法然上人 赞曰:[弥陀愿王之垂迹。]亲鸾上人赞曰:[善导独明佛正意。]我国莲池大师曰:[善导和尚,世传弥陀化身,见其自行精严,利生广博,万代之下,犹能感发人之信心。若非弥陀亦必观音普贤之俦。呜呼大哉!]惜余痴钝不文,又以史料未充,注经无暇(开始注疏先师夏莲老会集之无量寿经),匆匆会集,虽较清传稍详,但仍未能彰显大师之圣德於十一。它日遇缘,当另作之,或能稍胜那? 心示敬跋 庚申仲春

  《善导大师新传》转自:黄念祖居士专集 www.amtf.net.cn 相关链接:《善导大师发菩提心》

附2:
善导大师开示:
  极乐无为涅槃界,随缘杂善恐难生;故使如来选要法,教念弥陀专复专。
莲池大师开示:

  善导和尚,世传弥陀化身,见其自行精严,利生广博,万代之下,犹能感发人之信心。若非弥陀亦必观音普贤之俦。呜呼大哉!

印光大师开示:
  善导和尚,系弥陀化身。有大神通,有大智慧。其宏阐净土,不尚玄妙,唯在真切平实处,教人修持。至于所示专杂二修,其利无穷。专修谓身业专礼,(凡围绕及一切处身不放逸皆是)。口业专称,(凡诵经咒。能志心回向,亦可名专称)。意业专念。如是则往生西方,万不漏一。杂修谓兼修种种法门,回向往生。以心不纯一,故难得益。则百中希得一二,千中希得三四往生者。此金口诚言,千古不易之铁案也。——《印光大师文钞菁华录》(正)复永嘉某昆季书

  本站在收集转载过程中,页面文字难免疏漏,错误之处敬请原谅,欢迎E-MAIL共同校对。amtf18@163.com

 

 
大集经云
愿以此功德,庄严佛净土;上报四重恩,下济三途苦。若有见闻者,悉发菩提心;尽此一报身,同生极乐国。
佛所行处 国邑丘聚 靡不蒙化 天下和顺 日月清明
风雨以时 灾厉不起 国丰民安 兵戈无用 崇德兴仁
务修礼让 国无盗贼 无有怨枉 强不凌弱 各得其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