午餐开示

犟牛老居士 主讲

2004/7/4 双泉寺

 

 

 

佛讲万法皆空,既然是万法皆空,那么佛法有没有呢?根本就没有啊。万法都是从空中生出来的,都是缘生之法。龙树菩萨云:“因缘所生法,我说即是空。”

如果明白此理,我们就不会再执著于自己的家亲眷属了,因为不论我们是否执著,将来终要归于空。财产就更不用说了,到我们临命终时,更是带不走分毫。既然如此,我们就一定要把财产看淡,否则免不了要造业。我见过不止一位已经学佛的同修,有了钱财以后便男不像男、女不像女的,而且钱财越多越出问题。钱财支使着他们胡来呀,明明很幸福的家庭,最后因钱财而走向破裂,夫妻从此而分离。还有的为了钱财而父子、兄弟伤了和气,那边老头子还没咽气呢,这边哥几个因为财产干起仗来了。如果认清这个事实,再多的钱财又有什么用啊,所以对这些方面我们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。

同修若想在今生修出去,必须要发两种心:第一厌离娑婆,第二欣喜极乐。欲得成就,此二心至关重要。明白道理以后,如何念佛呢?念而无念,无念而念。另外呢,要随缘作善。记住,是随缘作善,而不是到处去找善。为什么不要去找善?因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少事不如无事。你用攀缘心去做善,肯定是心有所求。这样的例子我们在身边就有,在事相上看似乎做得很好很正确,实际上呢,心行不一致,心念不清净啊。纯印老人讲:“有心做善,其善不赞;无心做恶,其恶无过。”

“有心做善,其善不赞”。凡是“发心”想要做这善做那善的,肯定是有其目的。现在各地有许多名山大川都有人在建庙,建庙做什么用呢?发大财。在某地就是这样,那里有一座大山名叫千佛山,有位在当地很主事的人就很发心,想要在那里塑造一千尊佛像。表面看来,这个心发得很大,但实际他想干什么呢?开发旅游景点,赚钱发大财。对这样有心做善的人,我们不要去赞扬他。记得我在那里的时候,他还想给我一个山头,让我也造上一个。我心里很明白,别说我根本没有钱造一尊佛像,就是有我也不干那傻事,那是给他造业呀!

“无心做恶,其恶无过”。没有心造下的恶,就没有过失。这句话怎么理解呢?比如我们在擦洗佛像时不够慎重,把佛像碰到地上打碎了,如果按正常情况讲,打碎佛像就是放佛身血,其罪很大,但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有没有犯此五逆重罪呢?没有。因为我们是为了擦洗佛像,绝不是有心地损毁佛像。那么既然这样,我们就不要往心里去了,不管别人怎么讲也都别往心里去,只须把因为不小心而被损毁的佛像以恭敬心妥善处理好就可以了。无心造恶嘛,不会有事情。

如果再举例子,以不杀生来讲,我们有哪位同修敢说自己从来不杀生?实际情况是你在哪一天没有杀生呢?你煮开的水里面有没有生命?呼吸的空气当中有没有生命?走路时脚下有没有生命?冲凉时浴室里有没有生命?但我们从来没有起过杀生的念头,从来不曾想“我走路要踩死你们,煮水要杀死你们”,绝对没有。所以“无心造恶”,不在阿赖耶识里存留影像,就没有过失,有过失也是极少。

前些天我领着一些同修到山上去种地,你说种地杀不杀生?杀生啊!按理讲我们受菩萨戒的人连草都不应该杀,但是我不杀让别人去杀吗?站旁边看着别人杀就正确了?既然这样,那就善巧方便吧,一边拔草一边念往生咒,这也是没有办法啊。还有,如果农民种的庄稼上长了虫子怎么办?也得要想方法对治。我们可以在田里点上几柱香,给这些众生都做一下皈依,然后讲明明天就要打药了,请这些众生赶快离开,否则明天打药以后就在劫难逃了。如果在头一天这样去做,一夜之间它们就离开了,有也是极少极少。

我曾经做过试验。离吉林大悲村不远有个地方叫烟筒山,有一次我到那里去结法缘,有位农民就找到我,说他家的玉米田里到处都是夜盗虫。我跟他到地里以后就用这个方法,给它们都皈皈依,念念听闻解脱咒,边走边念“阿比甲当嘎、阿比甲当嘎”。我告诉它们:“明天主人就要打药了,农民都以种粮为生,不打粮食让他们怎么生活呢?所以请你们赶快走。”第二天早晨他们去打药的时候先检查了一下,发现十棵玉米苗上夜盗虫顶多有一个,几乎是没有了,那么多的夜盗虫跑哪去了不知道。在峨嵋山的时候也是,蟑螂多得简直是治不了,放几个米粒在旁边,眼瞅着它们不一会儿就给吃掉了。后来我就上上香,跟它们说六天以后我要打药,给你们六天时间赶快搬走。结果到第六天的时候,我没有打药,所有的蟑螂都搬走了。所以遇到这些事情要用善巧方便来处理,只要我们心中想着众生,众生也一定会配合我们。

既然众生能这样配合我们,佛能不能呢?佛也能。所以同修念佛一定要会念,千万不要执著于佛号、分别于佛号。现在社会上出现的那个划道念佛,唱念一声划一个道,这样做就是搞分别了。佛号一定要由净心念出来,不要用分别心,分别心是凡夫心,佛没有分别,而你用凡夫心来念佛,你能成佛吗?显然不能。况且往生决不在念佛多少声,往生与否在信愿,在持名的精纯度。此即信、愿、行三资粮,好比三只足的香炉,缺一个香炉也站不住。如果说光靠划道就能往生,把三条腿的香炉去掉两个,那么这香炉肯定就要倒下了。前些日子为了使大家印证,我在佛前发了愿,我说如果我讲错了,我三个月得盲聋喑哑报。所以同修你们愿意划道可以划,划三个月,如果三个月以后我不得盲聋喑哑报,你最好还是别划了;如果三个月内我得了盲聋喑哑报,那么你还继续划吧,因为我讲的不对嘛。

另外对“见三身佛”这个问题也简单做一下解释。三身是指法身、报身、化身。谁能见到三身佛?先说法身,法身佛即是真我,佛所言之的妙明真心,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佛性。此佛性是一决无两样,人人本具,个个不无,所以我们人人都是法身佛,人人都有个法身佛。“法身佛没模样,一颗圆光含万象”。只有到成佛那天才能真正体解法身佛,法身佛绝对没有相,你能见得到吗?何况人人都具法身佛,你还用找什么法身佛?

报身佛是什么样子呢?报身佛分自受用报身和他受用报身。所谓自受用,就是佛因无量愿行感得的自受用内证法乐之身;他受用报身,乃是佛为十地菩萨众说法时而所现之身。同修们每天早晚都念赞佛偈:“白毫宛转五须弥,绀目澄清四大海。”这个讲的就是报身佛,你说这个身相多大吧,仅两眉间的白毫就有五个须弥山那么大,眼睛有四大海水那么广阔。现在的科学还没有找到须弥山呢,那我们就拿地球来讲,地球是什么样子我们能看到吗?何况地球太小了,日月仅在须弥山的半山腰,地球又怎么能与之相比。那么你想要见报身佛,你如何得见?此报身佛非登地菩萨均不得见。

再一个是化身佛,化身佛在哪里?到处都是呀,在一般的人群当中就有。不仅在人群之中有,在植物、动物之中也有,人、天、龙、鬼,甚至在牛羊猪狗里面都有应化身佛。佛随顺众生而现种种形,应以何身得度即现何身,但我们往往见到了也不认识。以纯印老人为例,她和我共同生活了六十多年,但以前无论我怎么看,她也是一位普普通通的愚痴老太太。因为她实在是太平常了,除了处事待人接物这方面与我们相反,她和我们一样每天都要穿衣、吃饭、睡觉,根本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。直到她老人家临走前十天左右,她才把“纯印”这两个字告诉我。

当然纯印老人走后示现出十大圆满,而且还显现了许许多多的瑞相,仅在双泉寺,我们就见到了很多。在今年三月,有位女居士想把纯印老人的一张小照片重新塑封,打开旧塑封后仅过十秒钟,老人盘坐的双腿下面便显现出红色的大莲花瓣。这个有照片结缘,我们看到不仅有红色的莲花,而且腹部放白光,右胳膊上出现红色。这些都是在眼睛看着时十秒钟显现的,什么意思呢?如果我们按照她老人家示现的修行方法切实去做,你能有莲花座。

今天同修们都拜纯印老人舍利去了,你们仔细看看纯印老人像的右手手臂,有一处好像荧光似的地方,那里现的是一个牛相,牛头牛角都有,而牛头下面的四个手指表喻的就是牛的四条腿。什么意思呢?大乘佛法嘛,你修的完完全全是大乘佛法。在佛经流通处供奉的那尊瓷塑观世音菩萨像,同修们也可以去看一看,根本没有装水构造的实葫芦宝瓶就这么滴水,已经滴了好几个月了,以前滴得很快,现在可能一天滴一滴,但是始终在滴。这是干什么呢?示现观世音菩萨乃至所有的佛菩萨从未离开我们,始终都在我们人间,都在以不同的形式来度化众生。

在佛经流通处同修还可以看到大悲村拍下的那张观世音菩萨像,你们看看观世音菩萨的头顶,纯印老人跑那上坐着去了。这表什么法呢?求别人不如求自己,念别人不如念自己。我们念阿弥陀佛,念西方极乐世界的阿弥陀佛对吗?“念佛修自心,净心即净土”,所以我们还是要念自性中的阿弥陀佛呀!求别人没有用处,要求我们自己,要转心改心,要把过去的自私自利之心完全转变过来。别人喜欢做的事我们不去做,别人不愿意干的事我们要去干,要常行布施,如救灾、济贫、助学。总之,一定要为众生多做善事,为佛法多做善事,为社会的安宁多做贡献。肯这样做,就是古德所讲的“弃熟就生”。弃就是丢掉,我们过去走惯的那条熟路今后不再走了,要走别人不愿意走的一条新路,什么是新路?别人往里贪我们往外舍,别人逢逆生嗔我们遇辱欢喜。

如果用四个圆圈表现一下,也就是“〇⊙ΘÅ”。你若肯逆时针去走,就是走上新路了。你们看在“”的中间有个点,如果顺时针走,它便要渐渐变成一条直线“Θ”;那么现在我们觉悟了,到这个点“”的时候我们不再往前走,而是返回来逆时针行进,这样我们就由“”回到了“〇”,也就是回归本原了。这四个圆圈“⊙ΘÅ〇”代表的就是成、住、坏、空,以我们人和动物来讲就是生、老、病、死。我们人从生下来到青壮年,这段时期属于常住阶段,那么在住的阶段我不想住了,我要往回走,这样往回一走,这个“Θ”就变成了一个小点“”,从这个小点“”我们还继续往回走,也就回到了本原“〇”。如果我们不肯回头不愿意往回走,前方的路就是永无休止的生老病死。不止我们人是这样,所有胎卵湿化的有情众生都是这样。所以我们若想不再轮回受苦,必须要在今生逆时针往回走。

讲到学佛,我们都曾在无量劫以前学得呆呆的傻傻的,那么有幸今世再得人身、闻到佛法,如果我们再能做到呆呆的傻傻的,今生就能成就啊。你如果还是精灵透顶,念念想着占别人便宜,那么你只有一条路可走,哪条路呢?连世俗社会都给你讲明了,“精灵鬼,精灵鬼”嘛!你看那些精灵透顶的人精在什么地方,全都是贪心太重呀,而贪心重必然走鬼道。我们中国的象形字也很是不可思议,好多字一看写法就能启开我们的悟门。拿“鬼”字来讲,“鬼”字是一个“白”字加一个“人”字,本来清清白白的一个人,为什么变成鬼了呢?因为一念私心,把这个人的左腿给压弯了,所以很清白的一个人就变成不人不鬼了。这个“厶”就是古代的私字。有同修说修行时易起魔境,那么魔是怎么来的呢?你看“魔”字怎么写?一个“麻”底下放个“鬼”。心里头不清净,心乱如麻,鬼就要乘虚而入,从底下钻进来了。可见魔起于心呀,欲得清净,必先净其心。

所以同修们回去以后,对还在划道的那些人如果有缘你就度他,不要去划道了,划不出去呀,绝对划不出去。那个道划得再多也不多,因为那些都是有相的东西,唯无形与空寂的东西才真正是多啊。我念一宿佛比你划几个月的道不知要多上多少倍,因为我念的这个没有数目,而你念的那个有数目,有量再多,亦多不过无量。你看《金刚经》,就是把三千大千世界碎为微尘都不多呀,何况你划上几张纸。

末法时期,同修要掌握一个原则:依法不依人。一定要看佛是怎么讲的,如果佛没有讲,我们不去遵从它,决定要按佛讲的道路走。要依法不要依相,不论他作什么相我们都不必管。但我们也不诽谤这个人,因为出家师是人天之师嘛,不管怎么样,我们要把他当作人天师。但对这个方法我们是绝对抵制的,为什么?因为佛告诉我们:“维护正法、抵制邪法皆得金刚不坏之身。”你断众生的慧命,我不会允许你,一定要予以揭穿,而对人我们不要搞抵制和攻击。能这样做就是护持正法。什么叫护持正法?同修如果都能远离不正之法,不按他讲的去做就是护持正法。

现在这件事闹得挺凶,确实断了许多人的慧命,而且有一些寺院也都跟着这样划。你去划吧,只能将来做冥纸钱来烧,别的不起作用。另外还说什么“二三十年以后你就知道我是谁了”,这是干什么呀?这不是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吗?因为这话听起来就是在告诉“我不是一般人”嘛。真人绝对不露相,正因为他表这个,他才真正是凡夫。佛在《金刚经》上怎么讲的?若阿罗汉谓自己已得阿罗汉道者,皆非阿罗汉。如果你是菩萨,说自己已得菩萨道了,那么你就不是菩萨。总之,凡是标榜自己是什么什么的肯定不是佛菩萨。佛菩萨住世绝对不会露相,一旦露相了马上就要走。

纯印老人家住世整整一百零八年,在这一百多年间她始终没有透露过她的真实姓名,外人也跟本看不出是怎么回事。直到老人家要走的前几天,她才对我说;“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……”就因为这两个字,我们家吵得简直是不亦乐乎。

纯印老人走后,我就把花圈的飘带上写上了“史纯印”,我的哥哥和嫂子一看马上火了,问我写的是谁?我说老人家临走前告诉的这个名字,是她让我这么写的。我哥一听就和我打了起来,“这名字我怎么不知道呢?老人家的名字怎么可以随便乱起,这是什么子孙呀!”他非要让我改,但我这个人天生就是犟,说什么也不肯改。当然纯印老人把一切都给安排好了,肯定不会出问题。我们这边正吵得不可开交呢,她姐姐的大女儿,那时有八十来岁,今年快到九十了,突然进到屋里来了。她说:“我三姨那边没人给烧香,也没人给烧纸,你们在这吵什么呢?”我说:“大姐来得正好,老人家走的时候告诉我她叫史纯印,可我的哥哥嫂子说什么也不让写这个名字。”她马上对我哥哥嫂子说:“对!我三姨是叫史纯印!”她就讲了大和尚如何送名这段事,我的哥哥嫂子一听,当时就没有话说了。

这个名字也很“值钱”呀,因为我这位两姨姐姐证实了这个名字,她得到一个大金戒指。怎么得的呢?纯印老人生前喜欢每天吃几块冰糖,那天我这位大姐就把老人剩下的一兜冰糖挨个给大伙分,“这是我三姨留下来的,一百多岁的人呀,把这个拿回去给儿孙吃肯定好啊。”分到最后只剩一个底儿了,“这些不能分了,拿回去给我孙子吃。”她家住在通化,回家以后就给我打来电话,说往外倒冰糖时掉出来一个大金戒指。因为老人走后的第五天夜里已经把我度化了,我就对她说:“大姐,那个戒指就是给你的。”“怎么是给我的呢?”“因为是你给证明的纯印这两个字,如果没有你,纯印二字恐怕就不能留传到世间来了,这都是老人家提前安排好给你的奖励呀。”

所以同修们回去以后多看一看《纯印》这本书,我在峨嵋山的时候,老和尚就告诉小和尚要多看。我在峨嵋山闭关时谁也不认识我,只有老和尚一个人知道,因为他去大悲村找过我。有一次小和尚给我送饭时向他打听我,老和尚说道:“问他干什么?让你送饭你就送饭!”吓得小和尚再也不敢问了。说完老和尚指着《纯印》这本书,说:“你们都要看这本书,看十遍开悟。”真的看十遍开悟,肯定会有悟处啊。他还说什么呢?“这本书不是人写的。”他这话一说,我仔细想想,这本书还真不是人写的。

记得写这本书时,三个人写了三年还没有写出来,而且都是这抄那抄,根本不知道想要写什么。后来没办法了,我在老人家像前对她讲:“您老人家是不是想要让我写?如果让我写您老人家可要加持我,因为我什么也不懂啊。”那时我们家连个写字台都没有,我就坐在床边趴窗台上动笔写,写了多长时间呢?十五个昼夜。十五天写完以后大样马上就拿去打印,紧接着这本书就出来了。我在峨嵋山闭关期间看了五遍,但还是没有看明白,怪不得老和尚说它不是人写的。那么究竟是谁写的?我也不知道,同修你就看去吧,若有心得,真开智慧呀。前些日子我看有一份佛教报纸,里面讲在去年全世界排列第一的书籍有两部,第一是《纯印》,第二是《佛法飘香尘世》。可见《纯印》这本书确实很了不得呀。但我们现在仍然有人敢攻击它,不懂得纯印即佛之心法,那么你攻击佛的心法,你能得好的果报吗?想想真是没有办法,世人愚痴啊。

经云:“分别一切法,不起分别想。”日常我们该吃饭吃饭,该穿衣穿衣,该睡觉睡觉,不必去寻思吃什么样的饭合口,穿什么样衣得体。念佛亦当如此,只须随缘做善,老实念佛,一切顺其自然。千万不要在佛号上搞分别,要不作分别想。如果你念佛还要去划道,那就是起了分别之想,则肯定不是佛法了。

 

淨土導航